当前位置: 首页>文化浙江

稻花香里说“万年稻源”

2020-12-15 09:18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李艳

特约记者 李 艳


“浙江就是从美丽的小洲良渚出发,过一个河姆渡,跨一座跨湖桥,最后上了山,这是一条通向远古的诗意之路”。在这个生动的比喻中,万年上山是这条诗意之路的终点,也是浙江文明史的起点。

上山文化,因2000年11月发现的浦江县上山遗址而名,是迄今为止在长江下游和东南沿海地区发现的最古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距今11000—8500年。1万年前,上山的先民种出了最早的水稻,开启了“万年上山”稻作文明的崭新篇章。今年11月,浦江举行上山遗址发现20周年学术研讨会,袁隆平等专家学者齐聚浦江,纵论万年稻源。


浦江上山遗址

   

万年浙江文明史的源头

 

上山的发现,是偶然,也是必然。

2000年9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展浦阳江流域新石器时代遗址的考古调查工作。蒋乐平担任考古队领队,带队来到浦江黄宅渠南。

渠南位于浦江县黄宅镇,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其下属自然村塘山背的一家村办砖瓦厂在取土时,发现了石爿、石锛、石簇等文物。后来,塘山背遗址被列为“浦江县第二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塘山背西边是一丘约四五亩的耕地,考古队在耕地中部布了一个小探方。2000年9月27日,探方下发现了一座良渚文化墓葬……他们决定将调查范围向周边延伸,第一目标锁定在黄宅镇渠南村北的一个高地(后定名为上山)。经过试掘,考古队发现了夹炭红衣陶片、石磨盘、石磨棒、石球,初步认为这是一处距今6000年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2001年5月14日,记者第二次前往塘山背采访时,蒋乐平已带队清理了44座墓葬,清理面积达2800多平方米。墓葬接二连三被发现,蒋乐平大胆提出了次年发掘该遗址的设想。

当时,“上山”高地500亩土地已列入浙江省土地平整规划。从大局出发,浦江立即叫停上山区块土地平整项目,全力配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发掘。

2001年3月,考古队员对上山遗址进行了第一期考古发掘,发现了一座由三排柱洞构成的结构完整的建筑基础,出土了一件大口盆残器,以及大量的夹炭红衣陶片。更为关键的是,在这些残破的陶片中,居然发现了稻壳遗存!

后来的上山故事,人尽皆知。

2002年6月,上山遗址的4个夹炭陶经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博学院用微量碳素进行碳14测年:距今11400年到8500年!

2003年11月7日,《中国文物报》头版头条刊发重磅消息《浙江浦江县发现距今万年左右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轰动中外。

上山遗址至今进行了四期正式发掘,2006年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上山遗址是迄今为止在长江下游和东南沿海地区发现的最古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把浙江的史前文明足足向前推了三四千年,是万年浙江文明史的源头。”蒋乐平说。

沉寂万年的新石器瑰丽画卷徐徐展开,万年浙江呼之即出。

    

世界稻作文化的起源地

 

上山遗址最令人瞩目的发现,是距今万年之前的稻米遗存。每当稻谷成熟的季节,浦江上山考古遗址公园游人如织,金黄的稻谷沉甸甸挂满枝头。稻香吹过万年的田野,一切都是远古亘新的记忆和生机。

2006年11月,“上山文化”命名。同年11月22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批示:要加强对“上山文化”的研究和宣传。

这之后,上山文化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在地下沉睡万年后,悠然醒转,喷薄而出……

2007—2010年,永康庙山遗址、草山遗址、太婆山遗址、长田遗址、长城田遗址、湖西遗址,金华市区山下周遗址、青阳山遗址,武义大公山遗址等接二连三被发现,分属上山文化早、中、晚三个阶段。

尤令人震惊的是,迄今已发现的浙江省19处上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几乎所有夹炭陶片中,都发现了稻壳遗存。其中,义乌桥头遗址、仙居下汤遗址、永康湖西遗址发现数量较多的炭化稻米,驯化迹象非常明显。

“这说明那个年代对稻的利用已有了相当规模。1万年前的先民把这些稻壳、稻叶掺和到陶器的制作当中,这样既可以减轻陶器的重量,还可以增加它的黏性,防止在烧制的过程中开裂。”蒋乐平曾用上山遗址的石磨盘、石磨棒亲手做过实验,不仅脱粒效果好,谷壳的粉碎程度、保留形态也与夹炭陶中观察到的基本一致。

先民的智慧,让与会专家学者感佩,大家达成共识:上山文化是世界稻作文化的起源地,是以南方稻作文明和北方粟作文明为基础的中华文明形成过程的重要起点。上山文化万年水稻起源、发展的证据,是对世界农业起源认识的一次重要修订。

    

2001年12月浦江上山遗址发掘现场


“远古中华第一村”的新机遇

 

著名考古专家严文明曾三次到浦江实地考察上山遗址,上山遗址发现20周年学术研讨会前夕,已经88岁高龄的他亲笔为万年上山题词“远古中华第一村”。

“上山文化有两大文明的表现:一是当时已经有了栽培稻,人们能够吃上香喷喷的白米饭了;二是上山人开始过上定居生活,建造木结构的房子。”蒋乐平介绍说。

2018年,义乌桥头遗址宣布发现世界上最早的彩陶、东亚最早的环壕,震惊中外。环壕是村落的象征,也是定居的重要证据。这证明距今1万年前后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已经出现了“初级村落”,代表着人类走向文明的重要一步。

如今,万年上山迎来最好的发展机遇。

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我国考古最新发现及其意义为题举行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高度重视考古工作,努力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更好认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提供坚强支撑。

今年9月,省委书记袁家军在浙江文化研究工程实施15周年座谈会暨省文化研究工程指导委员会会议上指出,要围绕良渚、河姆渡、上山等遗址,大力推进文明之源大遗址保护群的研究传承。

研讨会上,19处上山文化遗址地首次聚在一起,联手成立“上山文化研究中心”“上山文化遗址联盟”“中华万年遗址联盟”,向全社会发出宣言:上山文化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美好生活万年长。上山遗址发现20周年,是精彩回眸,更是全新出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