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清廉浙江

高水平全面小康路上党旗红

2020-09-07 09:55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孙菊红 李昊翔

孙菊红  李昊翔

 

“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向全国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扛起“窗口”担当,浙江坚持党建引领,强化组织保障,以“三个地”的政治自觉真抓实干、攻坚克难,凝心聚力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让高质量发展成果惠及更多人民。

  

省委党校请专家到金满坑村指导种植雷竹


抓精准帮扶

 

“昭化土蜂蜜,女皇最爱的味道。欢迎大家选购品尝!”这声卖力的吆喝,来自丽水龙泉市副市长、四川昭化区副区长廖旭青。为了助农抗疫,她与当地电视台主播一起上网直播,为昭化土蜂蜜代言。

自2018年龙泉市对口帮扶昭化区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龙泉市已先后投入协作资金6300万元,帮扶昭化发展产业扶贫、就业扶贫、消费扶贫、教育扶贫等项目26个。如今的昭化区已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并带动8834户29792人实现脱贫退出。廖旭青本人获“广元市脱贫攻坚奉献奖”。

这是浙江持续抓好精准帮扶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浙江紧紧围绕中央有关部署要求,根据受援地实际,狠抓人才轮换和干部选派,大力发展受援地特色支柱产业,建立健全防止返贫机制,为服务全国脱贫攻坚大局作出积极贡献。

扶贫先“扶智”。早在2000年,宁波镇海区就充分整合优质教育资源,面向贵州黔西南州加强对口教育教学帮扶。疫情期间,镇海中学通过“云端送教”,为兴义一中、兴义八中、安龙一中拟定了帮扶方案。近年来,宁波累计向黔西南州投入薄弱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帮扶资金6972万元,捐赠物质超过500万元,已有244所学校与黔西南州321所乡镇以上中心校帮扶结对全覆盖。

帮扶复工复产。今年2月,杭州市富阳区政府和属地企业采用包机的方式,接回97位来自杭州对口支援城市阿克苏的员工返岗复工。多年来,杭州推出系列“组合拳”,一方面帮助转移阿克苏农村富余劳动力来杭就业,一方面依托杭州“电子商务之都”优势,帮助培养电商人才,打造杭州援疆的电商产业发展模式。目前,阿克苏活跃着电商卖家超过2600家,2018年销售额超过8亿元,直接从事电商(含微商)产业人员已超过1.8万人。

教育人才、电商人才、医疗人才……浙江已向受援地区选派援派时间一年以上的干部人才5400余名。他们奋战在新疆、西藏、青海、吉林、四川、湖北、贵州、宁夏等省区,谱写着一曲曲“千里传情”的动人乐章。


促乡村振兴

 

“通俗易懂,很合胃口。”在一堂“庭院蔬菜栽培技术”云网课上,有村民这样点赞。今年以来,衢州市县联动开设了乡村振兴讲堂“空中课堂”,由党员讲师带头在钉钉群开课,村民扫码进群、在线学习。云课程每周至少开课1次,村民足不出户,就能掌握农业新技术。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作为相对欠发达地区的衢州坚持党建统领基层治理,探索出了一条“产村人文”融合发展的现代乡村变革之路。2018年,衢州市休闲观光农业产值28亿元,省定775个薄弱村实现全面“脱帽”。

早在2015年,浙江就明确提出“整乡推进、整县提升”的基层党建理念,常态长效整顿后进村党组织,选优配强“领头雁”,推动越来越多的农村党组织强起来、活起来、动起来,让村民拥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增强“造血”功能。温州2019年推出“五千”精准攻坚行动,千家企业、千个部门、千名干部、千名乡贤、千个项目齐上阵,通过“土地+资金”、“强村+弱村”、发展中小微企业园等多种方式,提高村级集体经营性收益。浙江省委党校累计投入60万元,帮扶天台县街头镇金满坑村发展特色产业,培育的雷竹和黄茶“双百亩”项目预计每年能产生收入近百万元,将成为村集体和低收入农户的重要收入来源。

强化“消薄攻坚”。在“消薄”重点区遂昌县,2018年全县经营性收入不足5万元的行政村还有67个;目前全县20个乡镇(街道)已打造了172个党员示范基地,并将党员参与村集体增收作为先锋指数考评依据,让党员带头带动村民发展农业特色产业,促进村集体增收;2019年全县203个行政村全部完成了年经营性收入10万元的目标任务。

普及“飞地消困”。早在2006年,嘉兴平湖市就通过“飞地”抱团强村,到2017年底全市年经常性收入70万元以下的经济相对薄弱村全部消除。尝到甜头的平湖市,又与青田县合作,在全省率先开启了跨地市“飞地抱团”精准“消薄”新模式,合作共建“青田—平湖山海协作‘飞地’产业园”山海协作工程项目。项目建成后,由青田265个村持股,2019年运营当年就让每个村获得经营性收入6万元。这一精准扶贫模式,也在全省获得推广。

 

重一线激励

  

过去一段时间,宁波慈溪挂职干部陈泽辉经常奔波在远离家乡2000多公里的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作为挂职干部,他的任务之一就是对接政策、招商引资,协助监督总投资达30亿元的宁波对口帮扶黔西南州首个上规模产业园援建项目。

陈泽辉之所以能心无旁骛,离不开宁波建立的“最多报一次”前后方响应机制,通过强化教育培训、关心关爱、工作督查督办等举措,主动倾听干部人才心声,帮助排解疑难问题。仅2019年宁波有关部门就走访选派干部人才家属486人次,解决实际困难200余件。

激励干部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一线担当作为,浙江坚持抓乡促村,选优配强加快发展地区乡镇党委书记,健全完善选派第一书记和驻村工作队等帮扶机制。去年,浙江出台“干部为事业担当、组织为干部担当”良性互动机制意见,提出20条举措。前不久,又首次在省级层面开展100名年轻干部集中交流,并对他们开展集中交流任职集体谈话,鼓励他们在一线砥砺成才。

发挥考核指挥棒作用的同时,浙江还深入开展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教育培训,有计划培训加快发展地区领导干部。金华市结合对口帮扶地区实际需要和精准扶贫需求,把挂职帮扶地区干部的培训纳入全市干部教育培训总体计划,并主动选派党校名师和专家学者到帮扶地区作专题辅导。2019年,浙江共组织培训扶贫协作地区党政干部56978人次,专业技术人才培训131326人次,并接受对口帮扶地区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2623名来浙挂职锻炼和进修学习。

一组数据,彰显浙江的攻坚“答卷”:2019年,浙江低收入农户收入增长13%,基本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同时,浙江共协调引导437家企业在扶贫协作地区投资兴业,到位投资259.95亿元,带动贫困人口95861人脱贫。此外,浙江与扶贫协作地区共建产业园区、“飞地”产业园67个,引导入驻企业263家,援建扶贫车间723个。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