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清廉浙江

让社会每个单元都清廉起来

2021-01-19 15:41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颜新文 杜玲玲

颜新文    杜玲玲

 

乡村振兴如火如荼,大小项目越来越多。在安吉县上墅乡刘家塘村,村民只要扫一扫家门口的二维码,登录“村务清”平台,就能了解村集体每一笔资金的使用情况。近三年来,安吉县信访举报量连续下降。

近年来,浙江从清廉单元建设入手,扎实推动清廉机关、清廉国企、清廉民企、清廉村居、清廉学校、清廉医院、清廉交通、清廉文化等八大单元的清廉建设,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同向发力,纵深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全方位全领域清廉目标不断迈进。


长兴县社区公开事项“扫码查”谭云俸 摄


高位谋划部署

 

实现伟大梦想,必须建设伟大工程。推进清廉浙江建设,是坚定不移按照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提出的管党治党重要思想抓下去的重要举措。历届省委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把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扛在肩上、抓在手上。

党的十九大以来,省委明确提出“在全面从严治党上更进一步、更快一步,努力建设清廉浙江”。2018年7月,省委十四届三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浙江省委关于推进清廉浙江建设的决定》;随后,省纪委十四届三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浙江省纪委关于开展“八大行动”,为建设清廉浙江提供坚强政治和纪律保证的决定》。

三年多来,浙江以上率下,不断深化清廉系列创建,推动清廉元素向机关、村(居)、企业等各个领域和层面渗透,引导全社会崇廉倡廉促廉。

建设清廉机关,出台《关于加强机关党建引领促进清廉机关建设的实施意见》,持之以恒开展机关作风民主评议,提高机关运行质量、效率和公信力。

建设清廉村居,建立完善村(居)干部廉洁履职负面清单,加强村级民主监督,培育新乡贤文化,各地涌现出“枫桥经验”“后陈经验”“宁海经验”……崇廉倡廉促廉之风浸润乡村。

建设清廉企业,省国资委出台《关于推进清廉国企建设的实施意见》,省工商联牵头制定《推进清廉民营企业建设实施意见》,引导企业在经营活动中不踩红线,推动清廉成为企业竞争力。

……

由“量变”引发“质变”,清廉浙江建设基石正不断夯实,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不断得到涵养。

 

一体全面推进

 

清廉浙江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必须牢固树立全局观念、系统思维。浙江坚持以点带面、抓纲带目,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一体推动清廉建设向全方面、各领域延伸。

清廉机关建设是清廉浙江建设的重中之重。省直机关工委持续开展机关作风建设万人民主评议工作,抓好不担当、不作为等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整改;作为基层清廉机关建设的“小微”单元,宁波市奉化区尚田市场监督管理所开展权力运行清单化,让清单之外无特权。

交通领域工程项目繁多、资金流动量大、流程环节复杂,是清廉建设的重点领域。登录省交通运输厅“交通工程阳光监管平台”,系统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比对,对交通工程领域13个重点监督环节实时预警。近期,浙江还专门召开全省清廉交通建设推进工作视频会议,压紧压实清廉交通建设责任。

清廉对于企业而言是生产力,也是竞争力。作为浙江省首家践行混改整体上市的省属企业,物产中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面实施“混改国企清廉促发展机制建设”,形成“股份动态调整机制”等一揽子成果,实现了企业风险防控体系的共建、共享、共担。温州市推进民营经济领军企业成立清廉民企建设联盟,建立22个清廉民企示范点,让廉洁理念根植于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中。

就医就学与群众利益息息相关,清廉建设也向医院、学校纵深推进。在江山市实验小学,师生共同创作《漫说小微》画册,涉及学校小微权力清单9大类45项,包括“三重一大”事项决策、学校物品采购审批、学生午餐费收取等,让校园里的小微权力不任性。

同时,浙江还全面推进医院、学校等领域的内部巡察工作,围绕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开展专项治理,破除行业潜规则。2020年以来,宁波市海曙区卫生健康局党委以政治生态、行业生态、医德生态三大领域18项重点为切入点,对23家区属医疗卫生单位进行二级巡察。该区各单位推出清廉医院小微权力清单、开辟“清风说廉”云平台,违规使用医保卡开处方行为下降80%。

如今在浙江,清正廉洁的理念和措施正一步步覆盖到各行各业,以清为美、以廉为荣的清廉文化深入人心。

 

强化监督保障

 

建设清廉浙江,最坚实的力量支撑在基层,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在基层。浙江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积极发挥监督保障的作用,紧盯行使公权力的人和事,推动解决群众反映最强烈的突出问题。

“输入关键词‘项目’和‘一事一议’,可以快速查到当年度村里一事一议项目相关情况,包括项目施工内容、施工单位、合同信息、进展情况等。”近期,景宁县委巡察组工作人员通过农村集体“三资”监管平台,对各村“一事一议”项目进展情况进行监督检查。通过智慧监管平台进行数据分类筛选、比对分析、提前预警等,大大提高了工作质效。

在浙江,通过大数据平台开展基层监督渐成常态。2020年4月,省纪委省监委制定下发《强化清廉村居建设,有力推动基层治理专项工作意见》,要求强化基层监督,推动完善基层治理。各地因地制宜延伸监督“探头”,将矛盾化解在一线。

杭州市依托“城市大脑”先发优势,探索建立智慧监督平台,以“智治”推动清廉村居建设;绍兴市深化乡镇、街道纪检监察工作规范化建设,将基层监察职能延伸到街巷阡陌;台州市创建农村基层村社清廉指数,科学评判村级廉情,明白晒出每个村居的廉政情况。

2020年以来,全省信访举报总量、重复举报数量、反映乡科级及以下党员干部和村干部的检举控告量同比均有较大幅度下降。

清廉浙江建设,紧盯权力是关键。近期,宁波市镇海区交通运输系统召开警示教育大会,现场宣读区道路运输安全稽查大队原大队长麻珍德等人的忏悔材料。2012年至2019年,麻珍德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取管理服务对象的钱款、卡券等财物共计人民币57万余元。最终,麻珍德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9个月。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零容忍”,浙江以铁的纪律护航清廉建设。据统计,从2017年至2020年12月,浙江严肃查处各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12479起,切实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