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平安浙江

诉源治理促进社会和谐善治

2021-03-17 16:02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王春

王    春

 

浙江是诉讼大省,人均办案量一直高居全国第一。近两年来,浙江省政法机关坚持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坚定推进诉源治理,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有效实现诉讼增量明显下降、社会和谐程度明显上升的目标,开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新格局。

2019年,浙江全省法院收案数下降4.6%、成为全国唯一收案出现负增长省区,2020年收案数进一步下降7.2%。


武义法院法官进村调解矛盾化解纠纷

 

源头规范

 

退休5年后,诸暨市人民法院原法官夏朝霞重返岗位,到法院新成立的“天平调解工作室”任职,专解疑难纠纷。

作为“枫桥经验”发源地,诸暨健全完善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出台《进一步加强新时代调解工作的意见》,将调解工作明确为人民调解重要组成部分,自2019年7月试点以来,工作室共调解疑难案件800余件,进一步缓解了审执压力。

诉源治理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也是法治浙江建设的创新成果。为推动诉讼案件关口前移,浙江建立健全社会矛盾源头预防体系,坚持依法科学民主决策、严格落实风险评估机制、扎实开展平安专项整治,开展民间借贷协同治理行动,健全执行工作长效机制,加大虚假诉讼打击力度,从被动收案向源头治理、重点治理转变,提高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

在法治化轨道上推动源头控案,浙江建立扫黑除恶工作常态化机制,保持依法打击各类违法犯罪高压态势,降低刑事发案率,完善“醉驾”案件办理工作机制,推进刑事案件繁简分流,全面实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建立刑拘直诉工作机制,目前快办案件数量约占刑事案件总数的10%,规范刑事案件管辖政策,有效防止“远洋捕捞”“长臂管辖”。

浙江还加快行政争议调解中心建设,完善律师援助、特聘调解员介入、考核激励、责任豁免等配套机制,同时发挥行政检察监督职能,完善调处化解与案件听证制度,全省60个检察院与法院、行政机关建立协作化解行政争议工作机制,促进大批涉征地拆迁、违法建筑拆除等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2019年一审行政案件撤诉率达到30%。

能调则调,该判则判,浙江法院支持和规范职能部门、调解组织和社会力量在法治轨道上参与社会治理,并坚持规则引导与纠纷化解相统一,切实担负起“断后”责任,简案快审、难案精审,努力让每一份判决书都成为生动的“法治公开课”,有11起案件入选最高法院指导性案例,数量位居全国前列。


数字赋能

 

缙云·云治上线啦!只要手机登录矛盾纠纷调处资讯平台微信小程序,即可预约法官咨询、申请调解、援助、投诉等,还可以一键导入移动微法院、ODR等平台,实现矛盾纠纷24小时“掌上办理”,同时在村综合指挥室设云治工作站,配备云管家、云助理,构建“县、镇、村、户”联动治理体系,打通诉源治理“最后一公里”。

数字赋能,为诉源治理插上智慧翅膀,有力提高基层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

作为互联网大省,浙江创新推进“互联网+”调解,运用在线矛盾纠纷化解平台、“移动微法院”等信息平台,大力推行“线上调”“掌上办”,为群众提供高效便捷的远程调解服务,推进线上线下调解深度融合。截至目前,全省在线矛盾纠纷化解平台共进驻调解员4.6万名、调解机构5684个,在线调解成功82万余件。

诉源治理,更要从源头切准矛盾纠纷“病灶”,避免矛盾纠纷激化。金华率先联通“110接处警平台”与“基层治理四平台”两大信息化系统,打通治理堵点,集成研发“一警情三推送”智能管理平台,实现了矛盾纠纷智能化管理、精准化交办、集成式攻坚、源头上化解,为推动整体智治格局注入新动力。

利用数字技术,浙江构建“一中心四平台一网格”基层社会化治理体系,加快县级矛调中心与“基层治理四平台”协同对接,推进信息指挥“一站集成”、集成社会“一网智治”,加快形成上下贯通、县乡一体的整体治理格局,呈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难事才到县里来”的良好态势,为诉源治理夯实根基。

 


多元参与

 

诉源治理,离不开社会主体的多元参与。浙江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做强做专做优人民调解工作,织密调解网络、加强队伍建设、完善调解机制,推进90个县级人民调解委员会、448个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入驻县级矛调中心,让更多社会组织参与进来,线上线下联动模式不断创新,调解工作专业化水平不断增强。

“东方之花”开遍浙江大地,为诉源治理助力添彩:宁波市积极选聘一批退休政法干警担任调解员,全市90%以上的治安民事纠纷由人民调解组织调处;余姚市创建“乡村检察官”制度,派检察官进驻21个试点村庄,在家门口化解村民矛盾;湖州坚持全民参与,已有“平安大姐”“德清嫂”等93个特色品牌调解工作室入驻中心;永嘉县推行“一号通办”“智慧调解”化解民忧;绍兴市越城区调配102名律师轮驻中心,推动优质律师资源参与调解。

“在判决和调解之余,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案件最后的履行,这关系到人民群众对司法的获得感和满意度。”镇海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戴盈盈说。镇海法院注重“立审执破”兼顾,设立“为民解纷长廊”、推进“分调裁审”机制、实施“一体两翼”下沉工作,建立全国首个自动履行正向激励机制,成为全国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体系建设先进法院。

诉源治理为了人民、依靠人民、造福人民。随着群众诉求表达更加畅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更加有效、办案质量效率进一步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进一步增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