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清廉浙江

“亲”“清”不分进牢房

湖州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葛伟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21-08-16 11:46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颜新文 黄也倩 孙凯妮

颜新文    黄也倩    孙凯妮

  

2019年10月19日,湖州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葛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省纪委省监委采取留置措施。留置当天,葛伟度过了自己的第35个、也是最后一个政治生日。

葛伟清楚地记得,1984年10月19日,因为工作努力,勤奋上进,年仅20岁的他就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自己却渐渐丢掉了初心,背离了信仰,在疯狂逐利中一步步走上人生的不归路……

2020年4月16日,葛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1年2月5日,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葛伟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宣判后,葛伟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政商关系不清不楚

自我迷失甘被围猎

  

葛伟1981年参加工作,先后在长兴县乡镇、县级机关担任主要负责人。2006年12月提任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分管投资、经发等工作。正是在这个时候,嗅觉灵敏的商人、老板们接踵找上了他。

各式宴请杯盏交错,各样恭维阿谀奉承,葛伟没能抗拒多久,便与一些商人、老板们打成了一片,渐渐在思想防线上打开缺口,价值取向出现严重滑坡。

2008年下半年,长兴县某化纤公司老板孙某为感谢葛伟之前对他生意上的帮助,并谋求今后关照,一次性送给已离开长兴两年的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党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葛伟50万元现金。

第一次收受这么多钱,葛伟的内心是紧张、害怕的,但贪欲和侥幸心理也在蠢蠢欲动。这笔钱在葛伟手头放了近一年,都不敢动用。一段时间后,见没出什么问题,他慢慢放下了警惕心,内心的贪念也逐渐扩大。

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葛伟个人受贿部分中,半数以上来自两个项目的投资商郑某。

初识郑某时,葛伟是他投资项目的分管联系人。2009年12月,郑某的一个项目到了推进的关键阶段,他一次性送出30万股某银行的股份,以此巩固升级两人的“友谊”。这笔银行干股,让葛伟在后面几年时间里,陆续以股份分红和转让款的形式,获取了235万余元好处费。在葛伟的站台打招呼下,郑某的项目很快得以推进。

一来二往间,郑某对葛伟的围猎更是渗透其生活的方方面面。两人一起出国考察,郑某送上1万美元“聊表心意”;葛伟的女儿结婚生子,郑某送上1万美元和500克金条庆贺;葛伟要买房,郑某将自己公司开发的一套样板房低价出售给他……

一系列的利益驱使下,葛伟在项目建设、融资及担保、资产处置等方面,先后给予郑某额外帮助,在酒店权证的办理、土地奖励款的返还上提供很大便利。葛伟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成以权谋私的筹码,心甘情愿陷入了围猎者的陷阱。


“贴心”司机牵线搭桥

利益一体受贿千万

 

2010年11月起,葛伟任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2017年4月,晋升为湖州市政协副主席兼任太湖旅游度假区党政一把手。

在担任度假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期间,葛伟作风霸道,恶意排挤多名班子成员,而他的驾驶员叶丽智却颇有了些狐假虎威、仗势敛财之势。葛伟受贿的1606万余元中有1024万余元系伙同叶丽智共同收受,令人咋舌。

葛伟的忏悔录中曾这样描述叶丽智:“叶丽智长期给我开车,为人老实可靠,比较忠诚,所以我对他非常信任,把公事、私事,都很放心地交由他去办理。”平日里鞍前马后,让叶丽智对葛伟“台面上”和“台面下”的活动都了如指掌;商人、老板们对“能吹得动耳边风”的叶丽智也多了几分“敬重”。

上梁不正下梁歪。当叶丽智大胆提出自己也想要赚点钱,为以后的生活多作考虑时,葛伟不但没有严加批评,反倒一起积极策划,默许叶丽智在外面招揽起度假区工程建设上的“生意”。

2011年下半年,时值湖州太湖旅游度假区某项目公开招商,叶丽智出面联系、葛伟幕后帮忙,70万元好处费不费吹灰之力就落入了两人囊中。

消息不胫而走,上叶丽智这“找关系”“拉路子”的人很快多了起来。

2016年下半年,湖州市水务集团城区分公司仁皇山片区营业所原负责人冯海川就主动找葛伟、叶丽智,提出共同为某公司承接土方工程提供帮助。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在湖州市耀西投资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刘斌的牵线搭桥下,叶丽智与葛伟又先后促成了一家公司两个项目的承揽。

2021年2月5日,叶丽智等人与葛伟一起站上了法院的审判席。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叶丽智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数罚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被告人刘斌、冯海川分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三年,并处相应附加刑。真真切切上演了一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可笑闹剧。

  

花花世界失守底线

自欺欺人玩火自焚

  

2007年至2019年,葛伟利用职权发展了多名“红颜知己”。这些“情投意合”或为权来或为利往,葛伟利用职务便利在岗位调动、待遇享受、工作安排、拆迁补偿等事项上,为其中4人提供了帮助。

没有足够的政治定力,葛伟在金钱、美色面前败下阵来,底线全面崩溃。

违反组织纪律,葛伟以妹妹的名义开设证券账户,进行股票交易,但在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填报时却隐瞒不报;

违反廉洁纪律,葛伟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通过投资入股某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获利56.5万元;

毫无党性原则,通过制造还款假象,转移涉案物品,与他人串供等方式掩盖问题,企图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2014年,省委巡视组进驻湖州巡视。他没有珍惜这次迷途知返的好机会,而是选择掩盖真相,将低价购买的房子原价卖回郑某名下公司。3年后一个合适的时机,葛伟假意向郑某抱怨损失,郑某马上会意,转账送给葛伟100万元。担心留下痕迹的葛伟,又从郑某处拿了100万元现金,通过银行转账原路打回郑某账户,制造出该100万元已经归还的假象。

2019年10月,得知叶丽智被留置的消息后,葛伟惶惶不可终日,立即退还了部分违纪违法所得,并进行串供,统一口径。他还将这些年收受的部分违纪违法所得交由亲戚、朋友转移、隐匿,利用一切掩盖受贿事实。殊不知,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权钱交易、牢不可破的攻守联盟,在党纪国法面前很快坍塌,所谓的“友谊”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愧对组织这么多年来的教育培养,我却沦落成一名人人痛恨的腐败分子,成为反面典型,身败名裂。”正如他自己所说,此时的幡然悔悟,已经来得太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