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平安浙江

“共享法庭”创新司法服务供给

2022-02-28 16:43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王春 吴攸 余建华 周凌云

王春   吴攸    余建华    周凌云

 

不久前,松阳县新兴镇谢村的老詹因民间借贷纠纷,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邻村的老李归还欠款1.7万元及利息。因谢村距离法院较远,年过六旬的他就近在镇上的“共享法庭”视频连线在法院的老李,签订了和解协议。

类似的群众就近享受数字司法服务的故事,在浙江“共享法庭”服务点里每天都在发生。2021年以来,浙江全面推行“共享法庭”建设,打造一站式诉讼服务、一站式多元解纷、一站式基层治理的最小支点,以一体化、均衡化、便捷化的诉讼服务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助力形成与共同富裕相适应的公共服务共享格局。


嘉善“共享法庭”服务点  屠夏岳 摄


一站式诉讼服务

 

“‘共享法庭’打破了传统人民法庭服务乡村振兴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制约,是架构在数字空间、虚拟在群众身边的人民法庭。”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占国表示,把“共享法庭”设在群众触手可及、迅捷可感的数字空间,将司法服务送到了群众“家门口”,这一探索,让公平正义的实现更加普惠均等,让改革发展的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

“共享法庭”不增编、不建房,以“一块显示屏、一条数据连接线、一台电脑终端”为标准配置,集成浙江解纷码、移动微法院、庭审直播系统、裁判文书公开平台等软件模块,具备调解指导、网上立案、在线诉讼、普法宣传、基层治理等功能。

同时,每个“共享法庭”均配备一名联系法官和一名庭务主任。联系法官主要负责指导调解、诉讼服务、法治宣传、协调联络等工作;庭务主任则负责“共享法庭”日常管理、维护和服务,引导当事人进行诉前调解,帮助办理网上立案、在线庭审等事务。

在江山市人民法院清湖“共享法庭”,除了传统配置外,还有一个16平方米的专业化数字审判庭。调解不成的纠纷可以及时组织线上开庭,让群众解决纠纷实现“最多跑一次”。

诸暨市人民法院上线“共享法庭”治理端,利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云呼中心等技术,实现服务事项全程无纸,一键申请,实时分配,即诉即办。

杭州市区域优化调整后,上城区汇聚了全省80%以上的金融机构总部。上城区人民法院设立金融“共享法庭”,量身打造了线上“集约化”便民平台,助力跨越数字鸿沟,共享数字红利。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省共建成“共享法庭”17694个,指导调解14989件次,化解纠纷10194件,网上立案13015件,在线诉讼7017件,普法宣传4335场。

 

一站式多元解纷

 

日前,杭州市临安区人民法院“共享法庭”驻矛调中心工作室联合板桥镇上田“共享法庭”,通过“法官讲法理+村干部讲情理”,合力促成侵权责任纠纷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并在线进行了司法确认。

据介绍,全省法院坚持“一般纠纷就地调”,发挥党员、村社干部熟悉社情民意、群众工作能力强的优势,就地调处化解纠纷;落实“复杂纠纷指导调”,通过“共享法庭”为疑难复杂纠纷提供线上指导或线下支持;强化“涉诉纠纷邀请调”,对于涉及镇街、村社辖区内的案件,视情邀请当地调解力量参与调解。

家住杭州市富阳区的王先生因家中装修的木饰面钉眼多、破损,投诉了负责装修的某木饰面商家,经消保委等部门多次调解无果后,向富阳区人民法院“装饰装修共享法庭”反映了问题。

“共享法庭”负责人了解情况后,与行业专家前往现场勘查,同时通过在线向“共享法庭”的联系法官咨询装修理赔标准、装修鉴定程序等专业知识后确定维修方案。达成调解协议后,调解员又通过电话联系、现场监管等方式督促协议履行,将王先生和商家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以专业和热情赢得当事人点赞的特设“共享法庭”还有不少。浙江法院依托婚姻家庭、金融保险、物业、房产、消费等行业调解组织,整合各方调解力量共同推进建立特设“共享法庭”,实现“行业纠纷行业解”。

乐清市人民法院依托全国各省乐商联络处、乐清商会建成“共享法庭”53家,其中省外49家。开化县人民法院在重点革命老区行政村设立革命老区“共享法庭”,实现全县3A级以上景区“共享法庭”全覆盖,延伸拓展红色文化保护、生态环境协同治理等特色功能。

全省法院把“共享法庭”作为“信访打头、调解为主、诉讼断后”工作格局的最小单元,打通信访、调解、诉讼“三支队伍、三个环节”,实现县、乡、村“三级联动”,形成线上线下高效协同、整体智治的一体化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工作闭环,推动实现全省矛盾纠纷化解“136”工作格局,即10%化解在县级、30%化解在镇街、60%化解在村社区和网格。

 

一站式基层治理

 

针对一起横跨江苏、浙江、安徽三地的特大跨省污染环境案,考虑其牵涉地域范围广、危及群众人数多、社会关注度高,湖州市南太湖新区人民法院通过“共享法庭”实现与基层社会治理点的工作联动,邀请案发地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某村村民在“共享法庭”内在线观看庭审直播。

在案件公开审理中,法官当庭宣判并发布从业禁止令,责令被告人自判决生效之日起5年内不得从事与危险废物处置相关业务,有力震慑了环境违法犯罪行为,也提高了群众环境资源保护意识。

“我们将坚持把‘共享法庭’作为建设法治社会、打造法治乡村的最小单元,通过庭审直播、公开宣判、以案说法、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活动,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不断提升基层群众法治意识和法律素养,推动基层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生态,实现基层治理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机融合。”浙江高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程建乐表示。

与此同时,全省“共享法庭”通过充分发挥法院专业化优势,强化对基层调解组织、调解员的常态化法律专业知识培训和实战化矛盾纠纷调解指导,为各类社会组织调处化解矛盾纠纷提供法治样本和导向指引。

在舟山,“东海渔嫂”是基层社会治理一道“温柔而有力量”防线。调解“家长里短”光靠“苦口婆心”远远不够,渔嫂们通过定期参加各区县法院依托“共享法庭”开设的法律专业知识培训,提高了参与社会治理的战斗力。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聚焦执行工作中查人找物难、联动渠道不畅等难点痛点,依托“共享法庭”场地同步建设“执行e站”,为加强执行网格化管理、从源头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作出了有益探索。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