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清廉浙江
频踩“红线”跌深渊

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翁建荣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22-05-31 14:54 来源:《今日浙江》杂志 作者:颜新文 陆迪颖

颜新文  陆迪颖

 

“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坐在这里。”留置初期,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翁建荣晚上睡不着觉,总是掉眼泪。在他眼里,自己只不过是帮亲戚朋友打打“招呼”办些事。殊不知,作为“一把手”和重要岗位领导,打的“招呼”在下属和商人老板眼里却是能呼风唤雨的。而正是因为这一个个“招呼”,使他一步步走进了无法回头的“危险地带”。

2021年6月,翁建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浙江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9月,翁建荣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3月,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翁建荣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对翁建荣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天才 图

  

和商人“打成一片”

 

翁建荣出生在浙江丽水的一个贫困山区。参加工作后,他凭着刻苦努力,逐渐成长为主政一方的“一把手”,后任省发改委副主任,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2000年,年仅33岁的他通过选调成为嘉兴市经济委员会党组成员,几年后又转任南湖区副区长。

当上副区长后,身边拍马逢迎的人多了,平时交往的老板朋友出手更大方了。翁建荣直言:“面对诱惑开始放纵自己,工作激情下降、吃喝热情上升,老板朋友们的宴请去了,贵重礼品也收了,还自欺欺人地认为这是‘盛情难却’,是‘惯例’而已。”

2006年7月,翁建荣带队到深圳招商,遇到了诈骗团伙骗赌,欠下了50万元高额“赌债”。他第一时间寻求“好友”——商人马某某帮忙。“他很爽快,50万马上就打过来了,还叫我不要放在心上,言下之意是不用归还。”翁建荣说。在此后十余年里,翁建荣多次利用职务便利,为马某某企业在项目立项审批、落户、环保处罚等事项上“打招呼”。而马某某则用心经营与翁建荣的“友情”,在翁建荣搬家、女儿出国等时间节点,送上丰厚礼金。

随着职务的升迁、权力的增大,翁建荣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他渐渐忘乎所以,将权力姓“公”抛在脑后。据办案人员介绍,翁建荣在担任嘉兴市南湖区副区长、嘉兴市环保局局长期间,屡屡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高新技术企业评选、环评审批、企业排污权购买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这些单位或个人所送的股权、名画、现金等,合计170万余元。

 

一个“招呼”值百万

 

2009年1月,翁建荣出任平湖市市长。两年后,升任平湖市委书记。作为主政一方的“一把手”,本应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为当地谋发展、为人民谋福祉上,但翁建荣却权为己用、以权谋私,频频踩“红线”、闯“雷区”。

2010年1月,浙江某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赵某某找到翁建荣,请他在企业落户平湖事项上给予帮助,并以“借款”名义送给他妻子梅某某30万元。

“朋友找我帮忙,我觉得很正常,就没有多考虑。”正是翁建荣这种无视纪法、毫无底线的想法,让商人老板们看到了“机会”,纷纷上阵“围猎”。

2013年上半年,翁建荣的好友王某为浙江某工程建设有限公司运输分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牵线,请翁建荣帮忙向平湖商会会长朱某某打招呼,帮助其承接平湖商会大厦建设工程项目的土方工程。翁建荣一个电话便促成了这桩“生意”,李某送给他们100万元感谢费。王某将20万元分给翁建荣,翁建荣交代王某代为保管,而后由他妻子梅某某收下。

2013年下半年,平湖某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找到翁建荣的二哥,想让他帮忙解决混凝土搅拌站项目审批、土地租用等事项,承诺只要翁建荣提供帮助,就拿出100万元作为酬谢。在利益诱惑下,二哥忙着“穿针引线”,翁建荣则毫不吝啬手中的权力,帮打“招呼”,使李某所托事项一路绿灯、畅行无阻。

先打“招呼”、后收“好处”,用公权换取私利,翁建荣已然操作得驾轻就熟。在收受的好处中,金额最大的几笔都发生在他担任平湖市“一把手”期间。这一阶段,他长期放纵自己,沉浸于酒局牌局,大搞权色交易,完全无视公私之间的“楚河汉界”。

“我随口打的‘招呼’,在下属那里就是工作‘要求’,只能执行,‘一把手’的权力太大了,我没有用好,愧对组织和人民的信任。”留置期间,经过审查调查人员的教育引导,翁建荣终于幡然醒悟。

 

终被“温水”所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作为主政一方和重要岗位的领导,翁建荣长期忽视理论学习和思想改造。他在忏悔书中写道:“对于十八大后修订的党纪党规、法律法规,我并没有真学,翻过就算学过,只求应付了事。”

思想偏一寸,行为就会偏一尺。翁建荣在自我放纵中,一次次突破党纪国法底线。

自身不正,带坏家风。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没有管好“身边人”,也是翁建荣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的重要原因。2016年至2020年,翁建荣在填写《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表》时,未填报妻子梅某某以父亲、妻妹、朋友等5人名义所持有的股票情况,股票市值金额最高达598万余元。

翁建荣坦言,妻子没有钱炒股,就去老板那里“借”。对家人的违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借款、投资,借用他的权力谋取私利,这不良家风的始作俑者,还是翁建荣自己。

2014年9月,翁建荣出任省发改委副主任。在省发改委任职的六年间,不论是人民币、美元,还是茅台酒、玉石、奢侈品,翁建荣来者不拒;不论是亲戚、朋友、老乡,还是同学、特定关系人的请托,翁建荣通通答应。他在权力与欲望交融的“温水”中自我沉沦,终被“温水”所溺。

2019年至2020年,李某、王某相继被监察机关立案调查,翁建荣担心自己的贪腐行为败露,便想方设法打听案情、与涉案人员串供、与家人一起转移涉案财产,对抗组织调查。然而,在组织的火眼金睛面前,这一切都是徒劳。

从不知不觉丢失初心到无所顾忌滥用权力,再到习以为常谋取私利,翁建荣毫无原则地放纵身边人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进行权钱交易,他的一个个“招呼”对地方政治生态和经济发展产生恶劣影响,也一步步将他自己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法庭上,翁建荣数次哽咽落泪,可眼泪并不能弥补过错,留给他的只有无尽悔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